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410|回复: 2

[杂文] 《难忘的记忆》----写在曾老诞辰110周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

文登之窗官方微信

发表于 2019-7-2 14: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今年618日,是著名海洋生物学家,中国海藻学的主要奠基人曾呈奎院士诞辰110周年纪念日。前些日子,接到所里发来的出席纪念活动的邀请函,心中倍感荣幸。          今天,所里文献中心的吴钧老师微信留言给我:“又在家里翻老底儿啊”!还真是让他说对了。像我这种没有特殊专业背景的人退休了,社会上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整天没事儿窝在寒舍,这儿看看那儿翻翻是常事儿。这不,在阳台的破旧纸箱里,翻出来了曾老夫人张宜範女士在曾老辞世一个月后的一封信。见信如见人,瞬间又把思绪拉回到了十四年前。       200410月份曾老病重入院,2005120日辞世。在曾老临终的几个月中,我也记不清跑了多少次青医附院。每当我到病房去见一次面,只要是他醒着的时候,必定是伸出手拉着我,好像还在办公室工作一样,亲切地叫一声:“老刘”。曾老夫人有时候会插上一句说:“叫刘主任”!曾老赶忙微笑着补上一句“刘主任”。曾老时年高寿九十六,我才刚逾五旬,怎能担得起一个“老刘”。此时此刻,心里百感交集,有些情不自禁地流泪了。记得当时在场的保姆郑立妍也是泪光闪闪。   其实在海洋研究所,这种颠倒称呼的情况不只是对着我而言。
  海洋所不知从何时起,这种错位式称呼已成一道风景。就连我这样的后来者,现在回忆起来,都可以随手掂来几例。我亲耳听见过曾老称年近八旬的费修绠教授为“小费”,反而称比我还小的同事邢军武(现在已是教授了)叫“老邢”。其实海洋所文献中心的戴氏父女俩的称呼也是被颠倒式称谓,管父亲叫“小戴”,叫女儿是“老戴”。

  重温曾老夫人这封信,真的是情真意切。
psb.jpg

  我几乎天天跑医院是有缘由的,曾老秘书周显铜老师被曾老在住院前派去西沙群岛执行调查任务。后来曾老病危,几次醒来时就问周显铜回来没有?我给相所长汇报后,把他从西沙追了回来。他到医院在曾老病床前含泪汇报了相关情况后,就又被曾老支回了办公室值守并处理业务。鉴于此,从曾老最后一次入院救治后,我就成了海洋所和医院之间的联络值守人了。当然,海洋研究所实验海洋生物学研究室,曾老的年轻弟子们,如秦松教授、王广策教授、王金霞博士、邓田高工等等,更是忙里忙外地承担着许多重要工作而来往于医院与海洋所之间。
         记得20181221日那天,曾老病情越发严重,又一次陷入昏迷状态。青医的杨副院长来到病房与科主任一起查房后决定,立即将曾老转到特护病房。在转到ICU中心特护病房后的一个月里,曾老由于多个脏器功能进一步衰竭,平时昏迷多于清醒。因此,ICU孙护士长,主动找我交换了手机号码,并说“曾老情况不好,咱们别关手机随时联系。”用专业术语说就是24小时值守。
  在曾老生命最后的一个周里的一天上午,我陪相建海所长和孙松书记到医院看望曾老回到所里,又陪着刘瑞玉院士返回去看望曾老。 刘瑞玉院士来到曾老病床前,曾老夫人靠上耳边告诉曾老说:“刘瑞玉刘所长看你来了”。曾老听到了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深情地望着刘瑞玉院士。 由于插着鼻饲管和输液管等,即便是想说点儿什么,也是不可能的。刘瑞玉院士弯着身子坐下来,拉住曾呈奎院士没有插管的颤抖着的左手。双方的眼神无疑是在生死离别之际,深情地进行着无言地交流。在刘院士告别曾老要出病房门时,恋恋不舍地回头一望,曾老又一次艰难地抬起了他的左手,嗓子眼儿里含糊不清地吐着临别的话语。刘院士疾步返回曾老身边,两只巨手再一次紧紧握在一起,传递着只有他们俩心里明白的信息与感慨!此时两位半个多世纪风雨同舟的老人眼中已是泪光闪闪……。
  现在想起来好像就在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历历在目。令人悲伤的是曾老夫人于2007年后飞抵大洋彼岸与女儿王绍麟团聚,(曾老原配夫人叶XX女士1949年携三个子女随其叔叔赴台湾定居,后赴美。张宜范女士与1954年携女儿王绍麟在青岛与曾老结婚。)五年后谢世于美国的XXX养老院。我们的亲密同事、曾老秘书周显铜教授亦于2016年因直肠癌病逝。而刘瑞玉院士与曾老告别七年后,在他89华诞那年于世长辞。  
  难忘的记忆,回想起来,总是感慨万千:虽然再也见不到他们的音容笑貌了,但是每当远眺科坛圣殿,流连于汇泉湾畔,总能感觉到老一辈科学家们那忙碌的身影在拼搏在往返。他们生前对广大的青年海洋科技工作者的唯一希望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们沿着历史的轨迹细细寻去,心中亦是豁然开朗:他们的英灵长存,他们与童第周、张玺、朱树屏、毛汉礼、秦蕴珊、张福绥、吴尚琴、管秉贤、张德瑞、季明侯、成庆泰等等一大批故去的老一辈海洋科学家一起,为国为民,毕其一生,在中国海洋科学事业的开创与发展中,所建立的历史功勋和为后生留下的精神财富,光芒四射,永留人间。  



曾呈奎院士在住宅阳台与夫人.JPG
摄影:刘书明(1997年夏,曾呈奎住宅阳台)

<-sina_sign,1088015645,fadc7baa,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文登之窗官方微信

发表于 2019-7-3 14: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间多写写,多记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

文登之窗官方微信

 楼主| 发表于 2019-7-24 10: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9678 发表于 2019-7-3 16:47
有时间多写写,多记录,

谢谢!您说的在理!想积累一点资料。
<-sina_sign,1088015645,fadc7baa,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文登之窗 ( 鲁ICP备09074927号 )  

GMT+8, 2019-9-17 21:02 , Processed in 0.740225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